首页 >投资课堂 >正文
德勤中国:财报粉饰旧题新解系列之一——动机分析导向识别框架
来源:证券时报网 作者:System 时间:2020-05-29 字体:
引言:2020年1月底,浑水公司发布了一份长达89页的匿名报告,直言瑞幸咖啡存在业绩造假,引起众说纷纭。4月2日晚间,此前百般否认的瑞幸突然自爆业绩造假约22亿元,导致随后的盘前竞价一度暴跌85%,盘中触发八次熔断。瑞幸事件引起社会各界高度重视,再次将“财务造假”问题推上风口浪尖。
财务舞弊向来是资本市场的一大隐患,呈现手段复杂、隐蔽性强等特点,各种暴雷事件往往让人猝不及防,给投资者造成巨大损失。目前传统财务舞弊的识别方法难以有效识别企业财报粉饰特征,为了高效、准确的识别财报舞弊风险,我们提出了一整套基于动机分析导向的企业财报粉饰识别框架,从造假逻辑及动机出发,结合专家经验与大数据方法构建统一分析框架,从财报数据特征监测和财报外企业行为监测两方面综合评判企业财报粉饰风险,有效提高财报粉饰风险识别和管理效率。
一、知易行难——为什么我们重复落入同样的圈套
无论是早期击溃安达信导致“五大”变“四大”的安然事件,还是被浑水多次阻击的中概股,亦或是被证监会处罚的蓝田、欣泰等国内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件,事迹败露回头分析,其实手段都不算高明。总结下来无外乎是虚增收入、转移费用、虚增资产、关联交易、现金流受限等。虽然随着科技进步手段略有不同,但万变不离其宗,最后的目的无非是两个:美化业绩、套取公司利益。
既然财报粉饰的目的性这么强,造假思路也相对固定,为什么康美、康得新这样的企业依然铤而走险,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躲过了审计师、监管机构的监控呢?这就要回到我们开篇所说的知易行难上了。财报粉饰是企业的主观欺骗,怀疑有问题是一回事,证实怀疑其实非常不容易。
· 粉饰现象普遍,而性质认定困难
企业通过一定手段调节报表几乎是常规操作,根据其调整的幅度和手段的激进程度可大致区分为财务造假、粉饰、盈余调节和税收筹划等,上至虚构业务凭空乱造下至合理节税,存在极大的灰色空间。
· 具不具备识别能力是一回事,有没有揭发意愿是另一回事
直接参与融资方财报分析与质量认定的角色不少,大致可分为三类:监管方、承做方和第三方审计。监管机构无法掌握企业第一手资料容易后知后觉,承做辅导方与融资方属于利益共同体容易陷入两难,而本该以独立身份出现的第三方审计面对市场竞争也难逃利益漩涡。知名的康美案中,对于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的行为到底应该定性为审计失败还是故意失职一度众说纷纭。货币资金真实性审查属于公认难度较小的环节,对于如此明显的异常视而不见很难让人相信审计机构毫不知情。
· 析毫剖厘,去伪存真
企业造假手段多种多样,涉及的财务指标繁杂、科目晦涩且行业间差异巨大。财务报表科目间有着严谨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想真正理解企业的造假行为,简单的科目或指标监测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将企业造假动机、造假手段、特征表现和相关指标结合起来才能展现出清晰的造假逻辑。
二、 穿杨贯虱——用科技手段解决难题
一个真正有效的财报粉饰分析方案想要达到专业、解释性强和高效,必须具备以下特点:
(1)财务专业性。财报粉饰分析的根基离不开专业审计、尽调专家的实践经验。不断积累舞弊识别案例、总结行业分析要点,追踪准则变更报表处理规范,才能形成摒弃主观差异而汇集专家卓见的标准化分析方案。
(2)AI数据驱动。企业造假手段日新月异,一个简单的虚增收入举动背后涉及收入、成本、现金流多项指标,AI+大数据技术能够有效解决复杂联动网络的学习和特征监测难点,从海量数据中挖掘深层数据特征,一方面能够对朴素的专家经验进行验证,另一方面能够对尚未被发现或重视的新型特征手段进行识别,实现前瞻性分析。
(3)自动化平台。分析师缺少自动化工具的协助时普遍耗费70%以上的时间沉溺于基础数据处理,而一些深层的逻辑失衡和异常特征因此被忽略。基础的数据处理、指标计算、可比公司筛选、异常波动预警应当由自动化平台进行标准化处理,在解放分析师于苛杂琐事的同时避免人工失误和遗漏。
三、打破桎梏,对症下药——动机导向的创新财报粉饰识别体系
· 动机分析在财报粉饰分析中起到重要作用
美国会计学会会长史蒂文·阿伯雷齐特提出,财务舞弊来源于三个要素:压力、机会和借口。以上三个方面我们统称为“动机”,这些并不是企业舞弊的实锤,但拥有舞弊动机的企业,则其财务造假或粉饰的可能性大大增加,需要与普通企业区别分析,对于其各类异常特征给予更高程度的重视。
· 动机导向的财报粉饰分析框架
动机导向的财报粉饰识别框架是一种超越传统财务分析方法的创新尝试,在精准刻画企业画像的基础上,从财务造假动机的维度出发,构建自顶向下的指标联动模型,逐层分解和剖析企业财务造假的手段及对应的指标,最终得出企业最需重视的高危异常风险点。
德勤财报智评解决方案分析框架
1、采用多维度、精准化的企业画像进行企业定位
在财报分析中行业分类是最基础的分类依据,但绝不是唯一的分类依据,朝阳企业和夕阳企业、高附加值与低附加值企业的财报特征存在天壤之别。我们建议在行业分类基础之上,综合考虑成长性、获利能力、集团融投资地位及企业性质等维度,综合叠加形成千余种细分定位进行分类建模,更有针对性和可比性,从而提高财务分析的效率和精准度。
2、基于报表粉饰动机,构建自顶向下的指标联动检测模型
动机导向的指标联动检测模型是一个自顶向下、基于造假手段和特征分析的分析链条:以企业可能的造假动机为导向,基于专家经验分析其可能的粉饰手段及途径,从而对应到财报中相关指标的征体异常趋势。最后基于统计特征及专家经验设定规则参数并基于大数据分析形成反馈机制,不断迭代和完善。
针对企业不同的财务粉饰动机,其具体操作手段通常有一定规律和特点。例如,面临上市需求或业绩压力的企业,一般会虚增收入或虚减成本,从而做高利润;有发债、融资需求的企业会在资产负债端做手脚;大股东套现行为则往往反映在现金流、投资活动异常,或者存在可疑的关联方交易。
3、基于财报外企业行为事件,进行高危舞弊信号预警
财报数据所体现出来的特征是重要的评估依据,但受制于公开数据本身的局限,仅凭财报数据特征进行判断依然可能存在误判或漏判的误差。因此,我们结合财报外的舞弊信号综合判断企业是否存在整体舞弊的动机,针对行为异常舞弊动机强烈的企业设置更为严苛的参数,从而有效避免高风险企业被漏报。
高危舞弊信号主要来源于审计实践经验,中注协在2019年10月发布的《审计准则问题解答第1号》文件中总结了7类常见舞弊动机,将业绩承诺、退市压力、股东质押等列为高危舞弊信号。此外,利用大数据方法对舞弊数据库中的企业构建行为序列,分析该类企业造假期前及期中行为特征,我们的研究发现企业高管减持频率及时点、上市企业分红频率及时点、高管离职频率及时点等行为特征与企业是否舞弊存在显着关联。具备以上行为的企业财报造假粉饰可能性大大增加,需对其财报异常进行重点关注。
· 动机导向的财报粉饰分析方法对高风险企业的识别准确度有显着提高
我们利用动机导向的财报粉饰分析方法对历年公开上市发债企业中高风险企业进行分析后发现,因财报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企业在事发之前能够被100%有效识别,85%的违约企业在违约之前体现出了财报粉饰风险。
2019年因财报造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主体共计35家,此方法于被立案调查发生前识别出其风险的比率为100%,其中,被识别为极度可疑的主体占比74%。在所有成功识别的样本中,最大提前识别天数为主体被立案调查前971天,平均提前量为671天。例如乐视、凯迪、天翔环境等典型企业,德勤财报智评均在2016年年报披露后就提示极度可疑,提前于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时间近两年。
2019年首次发生债券违约的主体剔除数据缺失后有效样本共计36家,基于此方法检测到在违约前表现出财报高风险的比率高达85%,其中,被识别为极度可疑的主体占比50%。企业违约并不一定意味着其进行了财报粉饰,但从我们的研究结果分析,企业在临近到期日时将面临再融资压力,其舞弊动机显着提升,铤而走险进行财报粉饰的比例显着提高。
四、热点聚焦 ——以新纶科技为例
2019年6月26日,新纶科技因涉嫌违规披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20年4月9日晚间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对其三大造假事实盖棺定论:新纶科技虚构贸易业务,2016-2018年累计虚增收入逾7亿元、虚增成本逾5亿元、虚增利润近2亿元;隐藏关联交易10.8亿元;隐藏对外担保4亿元。证监会对新纶科技的调查历时十个月之久,而利用我们所提出的动机导向的财报粉饰识别方法能够自2016年年报披露日起连续三年识别出其财报粉饰高危风险,这一时点较证监会立案调查日提前787天,较证监会行政处罚公告日提前1075天。
具体分析要点如下:
1.企业画像定位新纶科技是一家承担集团融投资职能的材料化工行业成熟期老牌民企。
新纶科技主营新材料的研发和生产,自2002年创立至今公司总资产规模已超过95亿元,其画像是典型的成熟期制造业,其特点应当是成长性和获利水平趋于稳定。此类企业如果虚构收入需同时保持一个行业内相对稳定的毛利水平,因此同期的销售合同(对应收入)、采购合同(对应成本)、销售回款(对应银行流水)的匹配程度尤为重要。新纶科技2016-2018年业绩超常迅增,是一类需要重点关注的高风险企业。
2.财报异常分析提示新纶科技在营收突增的同时现金流和成本出现背离,同时关联方投资异常。
从财务造假的手段及特征分析:新纶科技面临14、15连续两年收入下降、债券融资等压力,具有虚增收入美化业绩的动机,虚增的利润最终要转入所有者权益中,在会计平衡性的要求下,需要同步调增资产或调减负债,一般表现为货币资金、应收账款、存货等资产科目的异常变动,涉及科目众多。新纶科技作为成熟期企业虚增收入的同时必须维持合理的毛利水平,因此需同步虚增成本和利润,同时调整货币资金以缓冲虚增利润对资产负债表的影响。此外,由于未产生真实的现金流或资金自造循环,在现金流的规模和产生时点上与真实现金流存在差异,在财报中往往体现为大额应收以及现金流与营收背离。
定位到财报中的具体数据指标监测:新纶科技的指标异常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Ⅰ收入的巨增和期间费用的背离:新纶科技2016-2018年间总计虚增营业收入7.3亿元,年平均营收增速高达46%,2017年赊销收入比例达54.48%,远高于同业平均30.62%,导致营收与实际现金流产生明显背离,同时为了平滑利润水平虚构了营业成本但没有相应的期间费用,导致可操纵费用比例从2015年的31.64%大幅降低至2018年的13.22%,远低于可比均值的同时与营收产生背离。
Ⅱ现金流和筹资活动异常:由于虚构利润通常无实际现金流流入,通过实际控制的公司进行的资金自循环也有高额成本,因此新纶科技2016-2018年平均利润增速高达156%但现金流连续为值,盈余变现能力持续下降。虚增的利润进入所有者权益后为需要同步调增资产项目以维持资产负债平衡性,一般企业会做进较难核查的在建工程或存货,不过新纶科技直接体现在货币资金和商誉科目上。2018年无新增融资下货币资金增长14%并且溢余资金估算值高达6.75亿元,连续多年出现存贷双高或闲置资金的异常特征。
Ⅲ关联方投资及交易异常:2016-2018年公司合并口径的利润增速明显但子公司业绩恶化严重甚至亏损,同期母公司自身营收贡献水平大幅下降,关联方交易的合理性存疑且存在利润粉饰风险。同时,对子公司的资金支持规模大幅上升且增幅远超合并口径资产增值,投资回报率极低,存在资金外流或挪用嫌疑。
3.财报外行为异常分析提示新纶科技存在股东高质押、业绩承诺等高危舞弊信号。
常见的高危舞弊信号包括高比例股权质押或资产冻结、未完成的业绩承诺、募集资金投向变更等等,反映了企业的经营压力,或高层存在套现的可疑迹象。具体到新纶科技,截至2020年2月,其大股东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99.99%的股票持有量,占已发行股票总数的22.34%,管理层为维持股价避免平仓有着更强烈的造假动机。此外,新纶科技2017年以15亿元高溢价收购千洪电子全部股权产生了12.5亿元的巨额商誉,达总对价的83%,,而千洪电子连续几年业绩承诺均为恰好完成,其2018年实现净利润1.56亿元,占全公司合并口径净利润高达44%,属于“高估值、高商誉、高成绩”的“三高”并购,非常可疑。
综合财报异常分析结果和财报外行为异常分析结果,新纶科技既在财报数据上体现出众多异常特征,同时其财报外行为又指向了较高的舞弊可能性,则其财报综合风险等级必然叠加趋高,理应引起投资者重视。证监会针对新纶科技财务造假从立案调查到下达处罚通知历时长达十个月,期间动用了诸多人力物力以确保调查结果的公允性。其在立案调查前势必也根据相关方法预估了新纶科技造假的可能性,判断其具有较高可疑度后再开始具体取证工作,否则类似人力物力的投放显然是一次豪赌。模型和理论存在的价值正是为了确保高昂的成本花在刀刃上。
结语:
财报粉饰行为是钢丝上的舞蹈,财报粉饰行为的识别是投资者与融资方的博弈,我们所提出的基于动机分析导向的企业财报粉饰识别思路,更多的是试图以创新框架富集并标准化专业财务分析师的分析思路和方法,并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进行验证和补充,以期在大幅度提高分析效率的同时摈弃主观因素差异带来的偏见和疏漏。财报粉饰风险与其他风险相比最大的特点是四个字:“有意为之”,这意味着我们不是在与冰冷客观的数据玩概率游戏,而是与一个个长袖善舞的粉饰专家斗智斗勇。
财报造假问题也许在近期因明星企业暴雷引起全民注意,但在业界确实为一个老话题。我们的金融机构客户在接受德勤交流访谈时坦言:“大部分寻求融资的企业都存在或多或少报表粉饰迹象,区别只在于程度。”、“即使是国有企业甚至央企,在面临业绩或指标压力时也会通过一定程度的会计手段调整财务报表”,这也说明财报粉饰现象是普遍存在的一类常规风险,只是因其主观欺骗属性而增加了监测和识别难度。德勤财报智评是我们基于动机分析导向的财报粉饰分析框架设计的一台精密的测谎仪,帮助我们的客户高效锁定行迹可疑的企业。在大浪中鱼目混珠的裸泳者一旦被聚焦锁定,高度关注下自乱阵脚行迹败露终将是板上钉钉。